阅读文章

【专访】刘德华:我没那么艺术,我爱钱

[ 来源:http://817606.com | 作者:网友 | 时间:2019-07-30

界面文娱对话刘德华:

刘德华:因为老板们(投资人),现在真的需要观众走进戏院(电影院)。如果我们的《桃姐》那时可以到三个亿、五个亿,那些老板就会投了,但《桃姐》只有8000万。再拿(项目)给他们的时候,他们就不要了。老板是决定了我们所有作品的方向,我们还有另外的(问题),比如我们最近在香港拍了低成本的叫《香港地》,但到现在我还没找到引进的公司。我又拍了一部《热血合唱团》,本来5月要上的,刚刚碰到《复仇者联盟4》,就逃了(笑),我们希望今年年底能上。如果这种片能有三个亿左右票房,以后可能会越来越多。

《天若有情》中的刘德华《扫毒2:天地对决》剧照《桃姐》《扫毒2》剧照《无间道》《扫毒2》剧照刘德华与梁朝伟在《无间道》中的楼顶对峙虽然刘德华没有提到,但郭涛曾多次表达,他也是受到刘德华很大帮助的艺人之一《失孤》

界面文娱:这也体现了你的敬业精神。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是如此,久而久之大家都会认为你是完美偶像,会给你带来压力吗?

界面文娱:前不久你接受访问,提到自己可能有了一点创伤应激反应,会对拍摄带来困扰吗?

刘德华:我觉得我这个是天性。从小开始,在学校、在很多地方我都很正义吧,就是看不顺眼的人或东西我一定会出声的。但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就好像我们这部电影(《扫毒2》)里的,你觉得他对吗?余顺天也是看到这些公益,觉得哎呀不行,我要做。然后警察做的那么慢,“不行,我来”。对吗?不一定对。

刘德华:如果跟我以前的电影比较的话,这部已经比较少了。虽然是我受伤恢复之后的第一部电影,但也是大概过了一年多,还有中间体能上的锻炼我们都做的比较足。整个戏的重点(动作场面)都是在开车,所以体能上的要求没那么大,还是在我能掌控的范围里。

刘德华:没有没有,其实我支持宁浩,还有徐峥、黄渤,还有郭帆,他们都说,“谢谢你培养了我们新一代的(电影人)”,其实你们没有才华,我怎么培养也没有用,我也培养过很多其他人没出来的(笑)。被浪卷走的太多了(笑)。(界面文娱:他们是其中最耀眼的)对,他们成功了,我也谢谢他们的这种感恩。我看到他们现在做的,为下一代导演、演员(提供帮助),我都看到,我觉得这种传承让我也感染到,谢谢他们。

界面文娱:提到你们两位,绕不开的就是《无间道》。现在的香港警匪动作片,几乎都能在那部杰作里找到影子或源头。

刘德华:如果你们把我当作你们那么亲近的人,就随便吧,华仔就可以,要么可以叫我Andy,就没有那么别扭了。

刘德华:这其实就是我们探讨的。我没有说对还是不对,如果是冲击法律的话,就不好了。这是一部电影比较矛盾、比较好看的地方,但如果在现实生活,我们需要真的想清楚如何去做每件事。

界面文娱:但你带来的影响非常大,非常正面。这么多年来,你认为公众人物应该如何做,才能对大众提供这么多正面的影响?

刘德华:这个没办法,就是大家觉得你怎样。我觉得不用想太多,它当然是一种压力,如果你每次跑第一,运动员的压力也在。大家就这样看你了,没有必要去想那么多。我会尽量把自己的东西做好。我们的生活已经那么多年了,所以生活的节奏,或者方式,都是这样的。除非我过去的生活和时间真的不是我自己想要的(才会)改变很多事。那可能会很累。我已经生活在这个演艺圈39年了,大家能知道的都知道了,好的坏的。(开玩笑)当然很多坏的你们不知道(笑)。

即便到了今天,他依然存有“梦想”。在接受电视节目采访时,他曾表示过希望能够邀请来另外三位“四大天王”——张学友、黎明、郭富城,共同组建一档歌唱节目并担任导师,推广粤语歌。他也多次表达过对香港本土新导演及低成本影片的支持,前不久拍摄了《香港地》和《热血合唱团》,希望“能获得三个亿的票房”,让更多的老板看到这些讲述广东地区特有故事的低成本影片的商业价值,在未来投拍更多如《桃姐》一般优秀的现实主义作品。

界面文娱:你不觉得自己是艺术家吗?

界面文娱:现在说起来,许多人都会觉得你的成功与你个人的勤奋密不可分,你怎么看在艺人这条道路上,你更占了勤奋、天分中的哪一点呢?

界面文娱:在挑选作品方面呢?你已经有了超过160、170部作品了,现在会更加谨慎吗?

界面文娱:现在你还有在持续关注新生电影人才吗?

敬业几乎成为所有人提到他都会说的第一个词。宣传《富春山居图》的时候,他会跟观众和媒体道歉;拍《失孤》的时候,他宁愿晒出无法化解的雀斑也要保持皮肤的黝黑;伤愈复出后拍《扫毒2》,他就算心理上已经有了明显的创伤后遗症,也会在恐惧的同时绑上威亚,坚持不用替身自己在高楼天台奔跑跳跃。

界面文娱:你希望现在的年轻观众怎么叫你?

刘德华:没有啊,你会看到(很多新的),我觉得《寒战》(就很好)。其实每一段时间会有个新的,里面的内容可以说差不多,但真的有另一个形象。你可以说它是戏服,拍完清代可以拍唐代,同一个故事,但它就不一样。我不怕,电影每个时代、每个时间点都有人在跟你分享。

刘德华:也不知道,没有特定的想到底应该怎么样(去协调)。因为这种真的会有意外,就是生病都很难说,那个声音,我也不是体能上不能做,只是偶然声音这样,不能唱了。其实那之后休息大概三天,我就已经回到原来的声音,但时间过了。世界就是这样,所有事情应该发生在正确的时间,如果没有,那就是不完整的。我缺了七场,但这七场在来年二月就出现了。

如果对刘德华有着足够长时间的关注,甚至能在他身上找到符合故事主角成长的人物弧线。上世纪90年代,他在拍摄杜琪峰的影片时,还会想要“耍帅”,每次下摩托都要把压塌的发型整理好,惹得杜琪峰对他严厉责骂。到拍摄《失孤》时,他会为了更加贴合角色长期带头盔骑摩托寻子的形象,在不拍摄时也带着帽子把头发压塌,站在现场与工作人员一起风吹日晒,就算因为暴晒,他脸上形成了没办法去掉的雀斑。早些年采访过刘德华的记者,会认为他是一名“不太好的采访对象”,说话做事都得体完美,有些“偶像包袱”。但在现在的采访中,他不仅说话做事依然得体完美,更有着放松和真实,能够从容面对自己过去的遗憾,坦然诉说自己可能存在的问题。

刘德华:对,我会比以前更加小心了。比如像跑不跑。我们在泰国那个大楼边上,不是要跑吗?就是找我(片中)小孩那个。我很奇怪,还没跑只是坐在那儿,就在想跑了会不会滑倒,然后“哗”得出去摔了,会想很多。但我最后还是没有用替身,我绑了安全带(威亚),最后用电脑修掉。

刘德华:没有,没有,《无间道》的时候也是断断续续写了两年多、三年,我们一直在研究到底在过去的香港警匪片,就是发哥那个年代、李修贤的那个年代,其实有很多(好片),你们年轻(可能没看过),比如以前的《边缘》,那些电影真的是有质感在的,只是我们希望用比较新的方法去表达出来,出现新的package,但它的理念其实很早就在香港电影里面。

刘德华:我觉得是运气吧。前几天还有人问我,天赋、努力、运气,在我生命中什么最重要。我觉得还是运气最重要。有时候你有天赋(但)碰不到,可能很多人像梁朝伟演的那么好,可能没那个运气。可能有很多人像刘德华那么努力,没那个运气。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可能在运气方面比较好,能碰到一些好的作品出来。

界面文娱:你自己也是新创作的推动者之一,之前的公司帮助了很多年轻导演,也是靠你投拍了《疯狂的石头》才让宁浩导演被大家熟知的。

纵横演艺圈39年、近170部作品,刘德华有太多的身份、太多的角色。其中的每个人都像是刘德华的一面,但他本人的谦逊、努力、天分、认真、敬业、真实,这些无比受东方文明推崇的个人品质,就像一枚定海神针,不论角色在正邪两条路上走得再远、演出再出格,都没有办法掩盖他本人的耀眼光芒。

刘德华:我不算,没那么艺术,我爱钱(笑)。

刘德华:有时候新导演是好的,因为旧导演可能太认识你了,不敢在你身上找好奇心。我拍《失孤》,有个很远的镜头在对面山上,要开一个很小的车路过。如果是旧导演,不敢叫我去,一定是替身,因为太小,但新导演会说华仔你去吧,替身不像你。我说好好好,还是乖乖去了。这让我会更进入到状态,那个形象。我不会停下来去冷气车享受一下,那个黑也是真的跟他们一起晒,结果那个黑就变真了,因为有些雀斑是化不掉的,是真正的。

7月5日,他监制、主演的新片《扫毒2天地对决》上映。这部影片临时提档,导致“首映”发布会和绝大多数媒体的采访安排,都在7月7日和8日。在常规宣传还没有完全到位的情况下,影片上映首日便票房过亿,成为今年暑期档至今首部单日票房过亿的华语片。在片中,他饰演的余顺天,以金融巨富的身份,斥巨资雇佣黑帮对香港毒贩处以“私刑”,游走在正邪之间,最终在苗侨伟饰演的缉毒警察的见证下,与古天乐饰演的最大毒枭地藏进行了“天地对决”。

界面文娱:片中余顺天是一个灰色的形象,用私刑主持正义,这样的角色在你过去的银幕形象里不多,你认为面对不义时应该怎么做?

界面文娱:其实近些年你接拍了不少香港警匪片,会不会担心后面的角色都没办法超越《无间道》吗?

刘德华:当然有,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真的停下来,跟他们去(交流)。这两年我有受伤,有家庭、小孩,所以现在看到古天乐在做了,我觉得很好。我可以放慢一点点,等我的家庭稳定了,我们再来。

界面文娱:在新导演的镜头里,我们也能看到很不一样的你,比如之前的《失孤》,非常不一样。

刘德华:我是那种对生活、对自己的要求(标准很高的人)。当然我会有一定的界限,但我觉得,有时候比如碰到王晶,可能太好的朋友吧,这个我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我觉得有时候一些人情,是人必须要有的。太冷的话,那可能你说我是艺术家,艺术家可以,但我是一个普通人呐。

刘德华是谁?是《无间道》里在天台上说出“我想做个好人”的卧底,是《桃姐》里对年老保姆悉心照顾的制片人,是《赌神》里搞笑的刀仔,是《我的少女时代》里林真心痴心多年的偶像,是减肥成功的大块头,是探长雷洛,站在红磡体育馆享受数万歌迷敬仰的歌星,是“四大天王”之一,是太平绅士,是一名老公、父亲。

界面文娱:演戏之外,你也会开演唱会,在如今的体能、精力条件下,估计必须得好好规划工作和休息时间才行,上次年底演唱会就因为嗓子的原因不得不中断。现在你如何去协调安排?

界面文娱:大家都很关心你的身体,拍摄《扫毒2》之前,你刚受伤痊愈。片中有不少动作戏,你是如何完成的?

界面文娱:之前你提过一个很好玩的观点,想找四大天王当评委开个节目推广粤语歌。我们现在也很难在影院看到警匪片之外的港片,有考虑去多推广一些港片吗?

但他的谦逊,让他只是把成功归结于运气。“有时候你有天赋(但)碰不到,可能很多人像梁朝伟演的那么好,可能没那个运气。可能有很多人像刘德华那么努力,没那个运气。我觉得我们两个人可能在运气方面比较好,能碰到一些好的作品出来。”就像他也不觉得,通过他“亚洲新导演计划”才能得以投拍《疯狂的石头》的宁浩,是被他一手发掘。在谈论时,更愿意夸赞宁浩、黄渤、徐峥、郭帆等人的才华,调侃自己也“发掘”太多“被浪卷走”的电影人。

相关文章

在线棋牌官方版

回到顶部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在线棋牌官方版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9 318棋牌 版权所有